宁德时代“截胡”协鑫能科?“天价锂矿”争夺战再起波澜!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时隔半年,“天价锂矿”斯诺威的54.29%股权再次被摆上货架,协鑫能科(13.690, 0.09, 0.66%)、盛新锂能(41.950, 0.30, 0.72%)、天华超净(60.830, 0.18, 0.30%)等多家上市公司闻风而动……如今,随着宁德时代(377.900, 7.59, 2.05%)下场成为斯诺威第一顺位破产重整投资人,这场锂矿争夺战的结局也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资本围猎“天价锂矿”斯诺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11月28日下午,雅江县斯诺威矿业(以下简称“斯诺威”)管理人发布公告称:经遴选专家评审组评议,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斯诺威矿业第一顺位候选重整投资人。

  宁德时代方面对上述消息予以确认,并表示,拟借助公司在产业链的资源整合能力,帮助斯诺威公司尽快化解债务危机,推动改善盈利能力。

  至于此前备受外界看好的协鑫能科,则成为斯诺威第二顺位的备选重整投资人。早在11月14日,协鑫能科方面曾发布公告,宣布参与斯诺威矿业重整投资人的遴选并获得斯诺威的控股权。

  宁王下场,让本就混乱的“抢锂大战”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截至目前,已经有至少五家上市公司直接或间接参与了同期的斯诺威股权拍卖,且从竞价趋势来看,至今未有偃旗息鼓的迹象。

  当海外“抢锂”变得愈加困难,面对着国内少有的锂矿标的,谁又能从一众资本中杀出重围……

  资本“混战”斯诺威

  11月25日,斯诺威54.2857%股权再次摆上拍卖架。

  今年5月,多方资本曾耗时五天五夜对上述标的进行竞拍,并最终以20亿天价成交,较底价335万元溢价近600倍。不过,该笔交易以竞拍者悔拍告终。

  半年时间过去,尽管参与人数从21人减少至5人,斯诺威所引发的关注依旧有增无减。

  据阿里拍卖平台显示,第一轮拍卖共有5人报名,引发了4万人围观。其中,两名竞拍者仅用时22分钟,就将拍卖价格抬至4亿元触发熔断;就在两天后,多名竞拍者又在2小时内出手28次,将价格抬至6亿元,再次触发熔断。

  一串串代表着竞拍者的代码背后,潜伏着至少五家上市公司。

  今年11月14日、21日以及24日,协鑫能科、盛新锂能以及天华超净三家上市公司相继“明牌”,发布公告称将参与斯诺威公司股权竞拍。其中,天华超净派出参与竞拍的子公司“天宜锂业”背后,另一个股东方正是宁德时代,后者持股25%。

  除了上述“明牌”的公司外,还有包括川投能源(11.940, -0.06, -0.50%)、融捷股份(113.870, 0.72, 0.64%)等在内的上市公司被传出对斯诺威股权有兴趣。

  资本“混战”斯诺威,至今仍未分出胜负。从目前各方手中掌握的筹码来看,就算有任意一方拍到斯诺威的这部分股权,也并不代表其能将控股权稳稳收入囊中。

  有业内人士直言,话语权实际掌握在重整投资人,也就是宁德时代手中。但亦有法律界人士指出,11月28日发布的遴选公告并不代表最终结果,重整投资人的具体确认还需一系列的审批与承诺要求。

  “宁王”此番下场,对斯诺登股权竞拍最直观的影响就是,参与竞拍的人数减少了。

  经历两次快速熔断后,11月29日,斯诺威54.29%股权第二次拍卖进入第三轮。与前两轮相比,第三轮的报名人数从5人减少至3人。到第七次出价阶段,编号为“O6829”的竞拍人直接将价格从6.18亿元拉至熔断线8亿元,让这场备受瞩目的股权拍卖再次进入短暂休息。

  实际上,在宁德时代被官宣成为斯诺威破产重整投资人之前,市场曾对协鑫能科抱有极大的期待。

  据多家媒体报道,早在今年5月,协鑫系已完成对斯诺威99%债权及43%股权的收购,且是斯诺威破产重整的主要推动力之一。

  根据公告,雅江县人民法院根据债权人协鑫能科锂电新能源有限公司、四川锂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四川协鑫能科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及四川珩鑫新能源技术中心(有限合伙)的申请裁定,自2022年10月11日起对斯诺威公司进行重整。而天眼查信息显示,上述四家公司均为协鑫系子公司。

  胜利果实近在眼前,协鑫能科却被“不速之客”接连抢断。

  “宁王”截胡“协鑫能科”?

  仔细翻阅各方资本给出的竞拍理由,大多都大同小异。

  上游原料方们期待扩充储备,中游厂家期待向上布局完善产业链。其中,被放在舆论中心的协鑫能科和宁德时代有着相似的目标,双方任意一方获得斯诺威公司控股权,都将有助于公司整合产业链资源,向上游原材料锂矿及电池材料行业进行业务延伸,完善公司在产业链的布局。

  与已在上游有所布局的宁德时代不同,协鑫能科几乎没有任何上游锂矿布局,对其而言,斯诺威是势在必得的首个锂矿标的。斯诺威也因此被投资者们视为协鑫能科转型的关键一笔。走上谈判桌之前,协鑫能科手中已经握有相当多的筹码。

  11月28日,协鑫能科发布公告称,已于11月18日从两个全资子公司以及一家参股公司的子公司处获得累计金额超10.7亿元的债权。以斯诺威管理人截至10月21日所受理的16.18亿元债权人申报金额为基准,协鑫能科手中掌握的债权金额占比已超60%。

  在协鑫能科逐步布局的过程中,四川本土巨头新希望(13.510, 0.16, 1.20%)集团的身影隐现。去年9月,协鑫能科曾与新希望集团旗下主体合作投资新能源上游资源,而新希望集团发起的川商基金正是斯诺威矿业的第二大股东。

  如今,川商基金手中的股权也落在了协鑫系手中。据协鑫能科透露,截至目前,其参股企业四川珩鑫已收购成都川商兴能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持有的斯诺威公司42.8571%股权,以及收购周大为持有的斯诺威公司2.8571%的股权,合计收购斯诺威45.7142%的股权。

  股权与债权两相结合,有分析人士指出,即便协鑫能科无法拿到重整投资人的身份,其或可凭借手中的权益,行使一票否决的权力。因此更准确来讲,目前斯诺威的重整方案仍存巨大的不确定性,也并不存在“截胡”一说。

  宁德时代亦发声强调,将全力维护全体债权人、债务人的合法权益,并借助公司在产业链的资源整合能力,帮助斯诺威公司尽快化解债务危机,推动改善盈利能力,促进甘孜地区经济发展。

  二级市场闻风而动,当28日重整投资人名单披露后,协鑫能科当日股价大幅跳水、接近跌停。截至收盘收报13.6元每股,跌幅达9.39%。

  回过头来,多方资本围猎斯诺威,最核心的动因都是斯诺威矿业拥有的德扯弄巴锂矿探矿权。天华超净曾在公告中提及,“斯诺威锂矿位于川西甲基卡高原,矿床深度距离地表不超过200米,属露采矿床,锂辉石矿资源储量和品位可靠性高。”

  据官方资料,该锂矿属于四川甲基卡锂辉石矿区,矿区面积1.14平方千米,开采深度由4450米至4154米标高,矿区面积1.14平方千米。勘探共估算探矿权内查明工业矿石量1814.3万吨,LiO2 243194吨,平均品位1.34%,规划生产能力100万吨/年,属于大中型锂矿。

  不过看似美丽的花朵,其实暗藏着巨大风险。据悉,斯诺威探矿权已于2021年6月30日到期,此前已办理三次探矿权保留工作,目前正在办理探矿权第四次保留工作。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其探矿权保留工作的进展并不顺利。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11月9日的信息显示,因斯诺威矿业在探矿权证取得及增补矿种阶段涉嫌存在违法、违规事由,相关行政部门正在组织调查工作,探矿权保留工作推进缓慢且存在探矿权灭失的风险。

宁德时代“截胡”协鑫能科?“天价锂矿”争夺战再起波澜!

  风险摆在眼前,资本前赴后继,背后有着更深层的诱因。

  海外抢锂难

  此番上演的多方“围剿”斯诺威的戏码,实则只是全球“抢锂大战”的一个缩影。全球锂资源领域,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打响。

  近年来,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迅速发展,锂作为新能源电池的重要原料需求不断攀升。价格也节节攀高,海钢联数据显示,截至11月28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价格为58.4/吨。

  在此背景下,有着“白色石油”之称的锂已经成为各国争抢的战略性资源。

  纵观全球,一直以来锂矿资源主要集中在南美地区,我国锂矿资源仅排在世界第五位,储量在480万吨左右,主要集中在青海、西藏地区。

  由于开发难度较大,我国现有锂矿资源无法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因此我国70%需求从国外进口。

  当前,欧盟已将锂列为29种重大经济和战略价值矿产之一,美国将锂作为50种对经济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资源之一,中国将锂定位为24种国家战略性矿产资源之一。

  此前11月16日,被称为“全球锂矿价格走势风向标”的澳洲Pilbara锂精矿年内第八次、历史第十一次拍卖落锤,成交价为离岸价7805美元/吨,较上次涨7%,再创历史新高。

  据中邮证券测算,此次拍卖锂矿折合成电池级碳酸锂的生产成本约56.5万元/吨。据国内资讯机构隆众资讯测算,算上运费后,这批矿石生产成电池级碳酸锂的成本约59万元/吨。

  如此看来,高价买卖锂矿并非罕见之事,而多国为争夺锂矿话语权也出台相关政策。

  近期南美的锂三角国家—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正在考虑建立“锂业OPEC”,联合制定锂的销售价格。11月2日,加拿大工业部也以所谓国家安全为由,要求盛新锂能、藏格矿业(30.230, -0.09, -0.30%)(维权)及中矿资源(74.630, 0.09, 0.12%)三家在加拿大投资锂矿的中国企业退出此前在加拿大上市锂企的投资,涉及投资规模近5亿元。

  无论是此次加拿大要求中国退出其锂矿资产投资,还是锂三角国家意图建立“锂业OPEC”,本质上都是对锂资源定价权的争夺。

  据媒体报道,日前一份券商电话会内容又进一步显示,该团队已和部分中国或海外头部锂矿企业交叉确认,未来中资企业将不再能在加拿大/美国获得任何锂矿资源或收购任何在两地锂矿上市公司,对澳大利亚锂矿企业最多收购10%股份。

  全球抢锂难度不断加码,资本围猎天价瑕疵锂矿,或许远不是最后一例。

本文标题:宁德时代“截胡”协鑫能科?“天价锂矿”争夺战再起波澜!;网址:http://www.114ren.com/news/990485.html;
文章来源于网络予以知识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刻删除u8686@vip.qq.com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下午8:3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9日 下午8:40